龙山老家的父母官,我想爱你真好难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龙山老家的父母官,我想爱你真好难

帖子  yongbuyanbai2 于 周一 十月 24, 2016 6:22 pm

老父亲八十后,身体一直不太好,但多年来由于我工作地变动频繁,一直不方便把老父亲留在身边尽孝。14年底我终于在京安稳安家,说服了老父亲来京城陪他孙子,顺便看看身体,记得前年接老父亲那次,我是到县人民医院办好老父亲的出院手续后,在人民医院工作的同学老彭开车送我父子去张家界荷花机场的。一路上我和他聊起县人民医院的环境:挤、旧、乱时,他很自豪的告诉我:田大司长,明年这个时候你再回家,我们医院就搬新家了,那时,我们医院将是一流的环境、一流的设备、一流的技术,一所一流的医院了。
我从老彭的眼里看到了流露出的是希望、兴奋、期待和自豪。
老父亲在京城住了不到两年,一直吵着回家。乡音、乡情、乡味难忘呀,他孙子今年9月去国外学习后,他更是天天吵着回来,正好小叔8月份也退休回龙山住了,趁着国庆假,我陪着老父亲回家了,快两年没回家了,这次回家第一感觉:县城变化真大呀,完全一改往年的脏、乱、差。
回家不到三天,给老父亲的保姆还没找到,老父亲又病了,又住到了县人民医院,我送父亲来到医院时,又是这个挤、乱、塞、杂的医院,那个去年就要搬入的一流环境、一流设备、一流技术的“三流”医院在哪儿?我问我的老同学老彭。
这一次,老同学眼里不再有兴奋和自豪,甚至眼里沒有了希望和期待,眼里只有失望和无奈。
因为老父亲住院,叔叔退休后也回到了老家,难得有这份宁静,我们叔侄俩在整个县城转了个遍,当转到龙山边区中心医院建设项目所在地时,见到了两栋孤单的大楼和一遍狼藉又十分寂静的工地,这就是已开工五六年去年就要投入使用的新医院,眼前的状况,恐怕明年都难能投入使用……
为什么是这样呢?
在边区医院建设项目部,我突然遇到了儿时的邻居,二十几年没见的玩伴细棒,我问了他这些年来的情况,原来他一直在龙山医疗卫生部门工作,来这个项目部工作快六年了,亲眼见证了“龙山边区中心医院”这个项目建设的全程。
我在项目部详细了解了这个项目的情况,这是一个计划投资四亿元一期项目投资2.4亿计划建设时间二十四个月的工程,却为什么建了六年,还是这个样子?怀着这个疑问和不解,我约了我这个儿时的玩伴细棒晚上一起喝茶。
当晚,在民族宾馆茶楼,我和喜棒聊工作、聊经历、聊婆娘、聊孩子,最后还是聊到了边区中心医院。从这位儿时的玩伴中得知,这个项目当时上马选址时就有点不科学,这快地原来是一块坟场,由于规划不统一,有的坟主竟然迁过三四次,不仅大大增加了拆迁成本,坟主也被拆腾的骂娘,而且由于11年开工时征地拆迁沒一次到位,至使后期施工时不仅影响工期,也大大增加了建设成本。这个项目开工时资金并没有着落,启动资金仅不到三千万,本来开工不到一年就因资金问题而基本停工,后来从华润借到了三千万才得以继续,再后来东揍西借,又借了一个多亿,前年基本建成了这个样子。本来前年在人民医院的子弟州委书记叶红专的过问批示下,要求新医院在15年必须投入使用,原龙山县委书记彭正刚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宣布,2015年国庆前医院要投入使用。
可现在是16年的国庆了,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呢?
“利”字当头呀!老哥,您是在京城呆久了,不知道呀。这个项目几年来一直波浪不断,举报不断。本来是个县人民医院的整体搬迁项目,可业主却不是县人民医院,虽然我们这个项目部建了六年了,可项目部却一点事也做不了主,这个项目部负责人【一直是县卫生局长兼职】四年换了四人,最短命的才做了8个月呢,为什么呀?不懂得贯彻领导意图不按领导的心事呗。
有这么回事么?
司长老哥,我还和你说假呀!!这个项目从立项、选址、设计、招标到施工,全是由县领导说了算,每次安排我们去考察、去学习,我们做出的方案,如果不迎合领导的意图,总是被否决,而领导又不把他的意图明说,让我们去猜,猜中了就做,猜不中就拖,这不,一拖五六年,还是这样子。
这不是县人民医院搬迁么?县人民医院干什么去了?县人民医院院长好像是贾琳吧?他这个人听说蛮能干的呀,怎么不作为呀?
老哥,这个项目立项时叫“龙山边区中心医院”,建成后准备将人民医院、中医院合并搬入新址,当时说是政府投钱建设,业主就定为县卫生局。但实际上除了从上面争取的部分资金,全部是县人民医院筹的。贾琳院长也是建设指挥小组的付组长,原来也参入医院建设的讨论,但他根据医院运行要求提出了医院的建设建议却连续几次被王京海要么否决要么不表态而弃之一边凉着。本来贾琳是因为这医院今后是他们用,现在运行的医院就是因为当时规划设计不科学,现在很不方便,特别是一些专业的设计装修工程,如果建设设计不合理将会严重影响到今后使用呀,贾琳在刚开始建设是满腔热情,经常开会讨论研讨如何布置如何设计,还不是为了医院好呀。后来贾琳看到不对劲,知道这里面太复杂,可能怕今后别人指背脊粱,就干脆不管不问了,项目部这边都怕有两年没来了。哎,其实我们项目部几个人也明白领导的意思,可是领导你要谁来赚钱做工程我们可以不管,你定就是呀。但这工程要怎么做?做成什么样更好更方便使用?这总要得我们这些在医院工作的根据实际需求来定吧?但这些都不行,领导事事都防着我们,每提一个建议推荐一个方法就怀疑我们有什么目的,我们能有什么目的呀?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尽快把医院建好投入使用。
王京海是谁呀?
龙山的常委付县长,以前是县委办主任,13开始分管这个项目,他分管后,一切都变了,变得别人说不得半点意见,什么事都得他说了算,因为有的指示实在无法执行,我们这项目部三年换了三任负责人。
搞这个工程老板是谁呀?
胡章贵呀,原州常务付州长现省审计厅厅长胡章胜的弟弟,和王京海是慈利老乡。这个项目所有工程都是他做的。
那怎么拖了这么久呢?
缺钱呀,我们能筹到一点钱胡老板就做一点工程,老板沒垫一毛钱,我们沒欠胡老板一分钱,七千多万的招标合同价变更到1个多亿了。本来前年考虑到资金问题,为了尽快完工,我们准备引进ppp建设或找人垫资代建,也与几家公司谈了意向,有人愿意投资或垫资,谈的条件也还很好。但县里不同意呀,因为这么一搞,投资方可能要介入工程,胡老板就赚不到钱呀。
那就这样拖吗?
我和你说吧,现在动是又启动了,王金海9月份调走了,8月份时王金海突然急崔我们要把后期工程挂网招标,但是由于这个工程名称变了,原来叫“龙山边区中心医院建设工程”,因为贷不到款,现在变更为“龙山县人民医院建设工程”,4月份发改委当新项目重新立项重新报批,业主也变更为龙山县人民医院。但是,项目招标单位继续还是卫计委不说【也有说贾琳觉得水太深,不肯做业主】,我们觉得原工程招标代理公司湖南智埔建设有限公司是原彭正刚书记介绍的,这家公司在龙山曾引起很多争议并被投诉举报,我们这个项目几次又都是通过这家公司代理招标,都是胡老板一个人中标且也被人多次举报。而且胡老板做这个项目太强势不愿为工程垫一分钱,也不把我们项目部工作人员放眼里。现在这个是重新立项的新项目,我们就建议重新比选招标代理公司。当时我们向王金海汇报时他也同意重新招标比选代理公司,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一支考察队伍到长沙考察几天,经过对比后写出了我们的考察意见推荐了三家代理公司报王金海决定,推荐的三家里面没有湖南智埔,但最后王金海还是指定由湖南智埔做招标代理。而在设定招标条件时,由于建设资金我们根本沒有着落,为此我们在考察其他县级医院工程建设的方式后,建议按其它医院建设方法要求投标人垫资三到五千万。但王金海不同意这条,因为胡老板沒钱垫呀,虽然胡老板在这里己经赚了不少,但听说他喜欢去澳门逛,现在他不仅沒钱垫,听说还背了一身债呢。老兄,我和你打个赌,这次中标我肯定又是胡老板,哎!我们计划是八个月完工,由他来做,十八个月能完成就好咯。
国庆节一过,老父亲还沒全愈,我回了京城两天后又回了龙山老家,这次准备等老父亲出院后找好保姆再走,这里又遇到了小学的同学二丫仔来看老父亲。对了,二丫子现在是个做工程的老板,是在龙山、湘西还小有名气田总,他刚进入这行是好像还是我向龙山的老书记田家贵推荐的,现在号称龙山首富。遇到他时我突然记得龙山医院这个工程正在挂网招标,问他这个专做工程的田大老板怎么不去投标?
田大老板告诉我,这个项回人家早已运作好了,招标公司和招标条件都是是为胡章贵胡总量身定做的,符合设定招标报名条件的公司,早就被胡总预订了,我去投标是白花钱做陪衬还得罪人。要是我田某能做,14年在他们沒钱建设而停工时,我愿意垫资帮他们先建好再分年付款,而且是建设期间不收利息,他们都不同意。
我听说那时是王金海在帮他呀,现在王金海调走了管不到事呀?你不是可以试试么?
王金海?王金海算什么呀,他真能做得了主呀,他只不过是一只跳到台前的小丑,充其量只是一个会摇头的狗腿子。我的司长老爷,你知道我和彭正刚还算熟吧,我和他还是老爷子介绍的呀,为这事我还专门到找他,他告诉我别惨乎这件事呀。其实我当时想垫资帮助完成这个工程,主要是为了还份情,我的命是这个医院救的,沒这医院我早不在了。现在赚多少钱不是很重要,没钱时只想多挣钱,现在只想做些有意义的善事,这个医院建了五六年了,我看着都心痛呀。
现在书记不是周云么?他还是州委领导吧,怎么就不重视呢?
他重视呀,他和胡章胜厅长在沪溪时就里兄弟,现在又是手握实权的厅长,厅长弟弟的事,他能不重视么?为了加快这个项目进度国庆节前一天还抓时间挂网,你说我还去惨乎什么呢?
安顿好老父亲,我又回到了京城,今天下午突然见到建群州长上回到京城时给我捎的百合粉,想想一个活生生的人一眨眼就不在了,听说她是为工作累死的。我又想了龙山医院的事,为什么回家听到龙山父母官的作为又是另外一回事呢?前几天回京时,我曾有个给在湖南省纪委工作的同学打个电话要他来查一查的念头,但又想想如今做官也不易,什么王京海、胡老板我是不认识,但胡章胜厅长、周云部长、彭正刚书记我都打个交道,对他们我总的印象还是不错,特别是彭正刚书记,这个人虽然争议很大,也被贬了,听说也为龙山留下几十亿债务,但也确是一个能干事、想干事、肯干事的人,龙山县城这几年的变化还是有目共睹的。我不是纪委工作人员,也不是胡厅长那样的审计官员,也就无心也无力考证我听到关于龙山医院这几年建设的传言,我只是从龙山走出来的一个游子,不想可能因为我的一个电话,可能让一个几个或一帮人一生都不安宁。
但是,龙山是我的家呀,生我育我的家,那里不仅有我的六十万父老乡亲,连我八十六岁的老父亲还因舍不得它而不陪他的儿子,如果这些传言都是真的,如果明年的今天医院还是这个样子,我知道了原由却不行动,我于心何安?
我想了个拆中的办法,写了这份感言,并公开了它,希望红专书记、周云部长能看到。
我想说,我爱龙山我爱家,也想爱为之付出的每一位尊点龙山的父母官,可是,一想起“龙山边区中心医院”建设工地的那份狼藉,真要爱你还很难。
2016年10月22 日 田龍善于北京

yongbuyanbai2

帖子数 : 4536
注册日期 : 13-08-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